Hi,欢迎光临:佛商网

林庆财:在继承传统中不断创新

本文关键词: 来源:

 2001年大型沉香木雕《万佛梵宫》获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苏州工艺美术博物馆收藏。



 

  作为一名木雕专业人员,继承传统是必有之路;而不断创新则是不辞之义。只有不断创新才能推进木雕工艺的发展,不断进步。

 

  什么是木雕的传统呢?我的理解是指前人的创造、前人的反复实践,不断探索中总结的木雕艺术造型经验、原则、规律,给后人留下的丰厚的文化艺术遗产.传统中有中国的,外国的;也有外地的、本地的;纵观中外传统,归纳起来,大概分为写实的传统、写意的传统、抽象的传统。我们中国的木雕以写意传统为主,写实和抽象为辅。写意是借用中国画的术语,是介于写实和抽象之间的。按齐白石大师的一句话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写意传统作为中国画从训练到创作有着一整套体系,并且成为主流。而在木雕领域内的写意理论体系,有待进一步整理,恢复,提倡,发展。作为从木雕的角度来理解写意,不是从字面上去理解,因为从字面上去理解则是要用笔写,在这里我认为应该理解为创意,是用手和木雕的工具材料来完成的创意。是刻画事物的本质特征,来体现作者的情感与心声。是创意就不是照抄表面现象,也并不完全抽象,但一定含有抽象的因素。那么抽象是抽去具体的形象,它是反映了更具象、更本质的人的心理,人的精神世界,抽象精神应该是非常具象的,那么我在这里是否可以对抽象理解为大写意,不论是粗放的手法和细致的手法,只要它是高度概括形象的本质特征,是否都应该是雕塑的大写意?

 

  写实传统则主要是欧洲的希腊,罗马到文艺复兴,到l9世纪一直到今天,还在不断发展着。目前我们国家学院教学即由法国学派和苏联学派的写实传统传人的。当然他们的写实传统传入中国后,即带有中国的意味,也就是孔子所说的“夷狄人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对外国优良传统的态度是“礼之,师之,纳之。化之”。外国的传统进入中国后,即已被中国所融汇,成为了中国的传统。

 

  那么本地的木雕传统就是莆仙独具一格的精微透雕、精细圆雕工艺,这是一种充盈着浓厚莆仙地域传统文化特色、交融着写实和写意风格的一种木雕语意,历经始于唐宋、盛于明清的代代匠人的传承,在中华民族木雕工艺之林中可谓独树一帜。什么是创新呢?我认为创新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表现内容的创新,虽然表现手法是传统的,比如我们依然用传统的写实技法,但内容是全新的,是表现我们现在生活中的真切感受,是我们的心声、现代的情感,我认为这绝对是一种创新,另一方面是因电动工具、新式砂纸的使用而导致的表现形式技法为主的创新,而内容可以是传统的,也可以是现代的,这种创新给人以视觉的强烈感受,有一种新、奇、特、怪的直觉感受,当然,新的不一定都是好的,按钱绍武先生的话是“我们要真、善、美的新,不要假、恶、丑的新”大多数情况下,新形式的获得决不是容易的,是要在艰苦的艺术实践中干锤百炼的结果,当然有时创新并不需要刻意,真正的大艺术家并不仅仅为新而新,而是真有体验,真的动情,自然就有相应的形式来适应新的内容。正如苏东坡所说的“当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耳”。

 

  作为木雕传统的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创新也是一辈子的事。那么针对学生而言,首先学习最基础的传统,即基本功造型训练的学习与创新的关系。在这里我引用李可染先生的一句话:“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这里阐述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对木雕传统学习的态度和力度、另一方面是我们的目的和创新的态度。这是从大的方面来说明传统与创新关系的最简单道理,但我们后学者出口木雕创作实践中,往往会片面的运用传统的学习与创新,把传统与创新割裂开来,认为在若干年内,用功学传统,学成再变法创新。我认为不妥,在时间的划分上不应该太长。如果一味学传统,或认为创新是将来的事,那么顶多是重复前人,社会就会停滞不前,而创新思维没有得到训练、开发,是不灵活的,而如何能创新得了呢;而另一种情况是认为创新是人类发展的必然,那么,还学传统干什么?干脆只要创新算了,传统的功夫用得少了,或不用。这也不对,这是走向了另一极端.因为前人总结的深厚的优良木雕传统,丰富的经验、规律,是木雕工艺界的宝贵财富,需要我们去拿来、消化,学习,而成为我们创新的根据和基础,这样则事半功倍。在传统的肥沃的土壤中生根发芽,这种创新才有生命力,才可以长成参天大数,否则既是无根之木,活不长。还有一句话叫“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巨人本身就高大,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则比巨人还高,何乐而不为?所以,学习传统和创新应灵活运用,应该是边学传统,边创新,学以致用,同时并进。我们可以在一小段时间内专心学传统,打进去,但同时创新的思维不停,钱绍武先生的教导说:“一旦有新的发现,新的启迪,就要及时记录,或画速写,或记笔记,或作小稿。”当这段的传统学习有所收获了,那么在此基础之上的创新就应该尝试了,运用了,叫学以致用。然后再打进去,再打出来,反复体会,反复推敲。这样,传统的学习舆现代的创新就是我们毕生的合二为一的课题。

 

  本人创作的荣获2002年中国华东工艺美术精品奖特等奖金奖的沉香木雕《万佛梵宫》则是立足传统木雕佛像的刻画技法,在大型组雕的造型、题材等方面的大胆创新。总之,木雕传统的继承是无止境的,创新应永远不断。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5-20 发布  |   次关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