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佛商网

红木原料日益难求 囤积红木尚未流入市场

本文关键词: 来源:

        十仓库红酸枝,几百吨金丝楠,红木囤积愈演愈烈,红木行情到底几何?记者走近屯木者,探秘天价红木。下一轮囤积,他们又会选择什么?红木到底还能红多久?

  红木其实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的统称,共包括5属8类33种,细分起来,包括紫檀、花梨木、酸枝木、鸡翅木等等,近年来,由于资源的稀缺性及本身所蕴含的艺术价值,红木投资日益火暴,甚至有炒房不如炒红木的说法,特别是今年6月12日,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正式生效,被列入公约的红木树种数量上升为7种,红木原木的国际贸易管理变得更为严格,公约生效近四个月来,红木市场现在是什么状况呢。

  一 红木原料日益难求 收藏价值水涨船高

  红木主要包括5属8类共33种,而红木家具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四个条件:一是它在植物分析学上的定位、二是它的结构、三是它的密度、四是它的芯材的材色,这四个条件同时达到才属于红木。据红木相关标准,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红木必须是芯材,边材是不能成为红木的。

  今年6月12日,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正式生效,被列入公约的红木树种数量上升为7种,红木原木的国际贸易管理将变得更为严格,国内红木制品尤其是红木家具价格将上涨。

  纵观红木家具市场,专业制造、货真价实、工艺考究的红木家具是消费者与投资者青睐的首选,保真明示销售、售后服务周到让消费者更无后顾之忧,尽享红木家具的实用与升值。

  记者:这个红酸枝是哪一年购买的?

  北京太和木作董事长 关毅:这些料大概都是在2007年、2008年前买的。

  记者:当时买了多少吨?

  关毅:当时买了有四五百吨,就是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价格还比较低,借着这个机会。

  关毅,北京太和木作董事长,也是红木圈里有名的收藏家。在这个位于北京市三环边的店面里,可以看到众多红木家具的精品,其中几件产品的标价已经达到3千万元以上。然而更让关毅引以为豪的则是十几年来自己搜集到的各种上好红木原料。关毅带着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郊区的工厂,院子里堆放的这些木料正是今年疯涨的红酸枝。2007年关毅购买这些原料时价格不过几万元一顿,如今已经涨到二十万元以上。

  关毅:这个白的地方就叫边材,红心的地方叫做心材,那么我们在制作家具的候采用心材,边材的要全部要去掉及所以你看到这样一大整的红酸枝的板子能用的部分也有三分之一。

记者:像这样的板材大概要多少?

  关毅:像这样的一吨材料价格都在30万以上了。

  在旁边的一个院子里,塑料布下面覆盖的这些木材则是关毅从2000年左右便开始储备的原料。

  关毅:这是老的金丝楠木,这是原木,这个锯出来很香的。

  记者:这个是哪一年的料?

  关毅:这个都是2000年左右。

  记者:到现在一直没有加工?

  关毅:没有加工。

  记者:是不舍得还是?

  关毅:就是叫做战略储备。这样的料我们都会有一些。

  关毅说,院子里这些老料能有几百吨,仅仅这些老料已经让记者大开眼界,不过关毅却透露说,其实这些都是仓库里堆放不下的次一等木料。

  记者:像这样的木料是不用在仓库里放着,放在露天也没关系吗?

  关毅:放不下,仓库里头放满了,仓库里头会放更明贵的木材。

  那么仓库里面存放的究竟是什么木料呢?这勾起了记者更强烈的兴趣,带着满腹疑问,记者跟随关毅先生来到了他的一处仓库。这里便是他专门为储藏木料盖的两排小砖房,共有十来间。打开其中的一间,记者立刻闻到一股浓厚的木香。十平米左右的小屋里整齐的堆放着加工好的上等红酸枝。

  关毅:全部是酸枝老料,这个全部都是用作各种各样的版面,都是这样的超过50公分的。

  记者:这个从什么时候开始储存?

  关毅:这个就是从2000年就开始储存。

  记者:像这个板可能多少?

  关毅:存在有几千片。

  记者:这种大的方的。

  关毅:这个是有主要是下面的大板,大板的有几十片。

  关毅从他的收藏品中给记者挑选了几块切割好的红酸枝,这些老料都是2000年初收藏的,直径在70厘米以上,目前原料市场上已经难以见到。

 记者:现在的话市场上还能收到这样的吗?

  关毅:很难见到。现在有50公分都很罕见。

  记者:现在有客户向您进这种大料的。

  关毅:有的。叫高端定制用非常漂亮的木料,还是舍不得。

  记者:这种大料您自己要存多少?

  关毅:像这样大概几百片。全部都是非常好的这种材料。

  关毅告诉记者,这种等级的红酸枝十年前收藏时每块木板的价格只有几百元,如今已经涨到十几万。不过对于红木痴迷的关毅不仅舍不得卖,就是加工也极为谨慎。

  记者:每年你舍得拿出来几块使用?

  关毅:每年有计划的,最多就是十块八块。

  记者:你估计市场价都是多少?

  关毅:像这样一个片板十几二十万。

  记者:如果现在给你出十几二十万你舍得卖吗?

  关毅:舍不得。

  记者:就是它市场还会涨?

  关毅:不是,主要就是我喜爱因为他的我的心血我走南闯北,甚至跑到深山里面当中,因为去搜集这些东西非常不容易。

  关毅还透露说,他的收藏远不止这些。旁边的这间屋里储藏的正是几年前疯涨的印度小叶紫檀。

  关毅:这些都是从印度拆房的材料。

  记者:你也去拆过房子?这些在市场上都买不到是吗?

  关毅:很难。这个都收藏了很多年了。

  记者:这个是2000年?

  关毅:这个是陆陆续续在买有的是几块,几块在买,有的是十几块,十几块在买。

  这些紫檀关毅也收藏了十几年,十几年来不断有人要指定高价购买,不过他却一直珍藏着。

  关毅:是这样,普通的就是一般的材料就是做掉了,里面的极品料和优质的材料就收藏起来了,还舍不得加工。

  记者:现在价格料价格多少钱?

  关毅:两三百万。

  记者:像一吨。

  关毅:它现在不论吨,论块。

  记者:像这样一块要多少钱?

  关毅:一块要二三十万吧。

        记者:您当时买呢?

  关毅:当时也是真正价格都有,几万块的,三四万块七八万块的都有,所以价格时间一久了就记不清了。

  说起近年来红木家具里的明星,除了小叶紫檀便是海南黄花梨。后者十年间的涨幅更是达到了上百倍。而眼前的这间屋子里便存放着关毅十多年间收藏的海南黄花梨,重量达7吨。

  关毅:这就是海南黄花梨。

  关毅:这样的一个树根卖三万块。

  记者:这是收藏多少了?

  关毅:这里面都是七吨。

  记者:全部都是?

  关毅:全部都是我这年的收藏,有树根,有一些旧家具。

  记者:这个是最早是哪一年开始收藏的呢?

  关毅:我最早是99年,像这样的一些东西都是旧家具的腿子,这都是旧家具,这些都是树根你都能看到它的空洞。

  记者:起来你想卖早就卖完了。

  关毅:是,现在有人来做工艺品,做佛珠,做手串,做根雕,有很多人来找我。

  记者:您答应他们了吗?

  关毅:我舍不得。

  由于好的红木原料日益难求,关毅每次收购回来的红木原料都要物尽其用,一克也不能浪费。像这些构思精巧的古建筑复原模型一次便能利用几万块边角料。

  关毅:这个是我们按照1:5的比例在做一个故宫的角落,这个是做古建的模型像这样模型大概用了八万多个配件,这样就把小的我们用下来的边角料就全部在这儿,这样才能恢复一个伟大的古代建筑,同时把我们红木做成最优秀的工艺品,完全是损铆结构的,完全不用一根铁钉的。

  在院子里,记者也看到几名工人正在一堆红木边料上挑选各种边角料。

  记者:那边工人是做什么?

  关毅:我们在精选下角料,因为红木资源非常珍惜了,现在我们最小的材料也要做成加工成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大的材料做大的家具,小的材料做小的家具,最小材料还要变成工艺品,珍惜每一根来之不易的红木材料。

  关毅拥有的红木价值多少,对这个问题他一直避而不谈,记者粗略算了一下,即使是最保守的估计,也要以十亿元为单位来计算。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从6月份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生效以来,关毅的财富更是水涨船高,那么围绕着公约生效前后,当时的红木市场又发生了什么呢?

二 红木价值上扬 供货商拆房取木

  在广西凭祥一家大型的红木家具店门口,停着很多挂着外地车牌的轿车。浙江的、广东的,四川的。在与这些客户的交谈中记者得知,他们都是一个目的,购买大红酸枝。

  辽宁客商:酸枝类的和花梨木都采购一些。

  记者:下订单了吗?

  辽宁客商:下了。

  记者:采购量是多少?

  辽宁客商:在100万左右。

  福建仙游客户:来了又没有了。

  记者:那这次想要多少吨?

  辽宁客商:他有多少拿多少。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急着要买大红酸枝呢?

  福建仙游客商:整体都比去年高了很多的。

  记者:高了多少?

  福建仙游客商:小料都一万多了,大料两三万,三四万。

  原木经销商:大红酸枝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任何一个物种到最后的阶段,它都会飙升,像07年的黄花梨一样。(接下一段的)你说黄花梨从03年到现在,涨了差不多100倍,大红酸枝03年到现在涨了15倍。红酸枝的空间要比黄花梨还大得多吗?红酸枝涨了五十倍的时候,那是什么价钱,现在才涨了15倍。

  经销商告诉记者,现在有很多大客户都在大量收购红酸枝,他们从老挝拉来的货,拉一车卖一车。有的客户连货都不看就把钱给打过来。这些木料大部分来自老挝和越南。这位有着法国血统的小伙子叫阿夏,是越南最大的原材料供货商。每年卖到中国的红木原料有4千吨。不过阿夏告诉记者,现在越南和老挝的红木,特别是红酸枝,已经很难找到了。

  越南客商 阿夏:在越南主要在中部还有南部、北部没有料,老挝南部有,北部没有。哪一个地方有木料我去找,有时候很难找到。他们都喜欢旧料,都去老挝找,一家一家看人家盖的房子,后来拆房子卖给中国。 前几天我刚发两个大柜,五十吨。

记者:拆房子的?

  阿夏:拆房子的,卖给合肥老板。

  记者:卖了多少钱一吨?

  阿夏:大料我卖了二十几万一吨,中料卖了十几万,小料卖了十二万。

  阿夏说,因为旧木头抢手,在老挝,拆老房子已经成了目前红酸枝的主要来源。一些原木经销商到老挝高价收购当地百姓家的房屋和旧木头。而这些旧木头也能给经销商带来丰厚的收益。

  原木经销商 韦钢:这个货刚刚从老挝拉回来,最好的小料了。

  记者:这是什么木?

  韦钢:这是老挝大红酸枝。这种货去年以前都是一万多块钱一吨的,现在这个行情,这种东西要三万多块钱一吨,整个行情要比去年涨了70%、80%。而且这种货现在都不好找,不是说要多少有多少,后面那些客户他们都是5、6帮人在这里等了几天了,最后一到这里,都已经卖掉了。

  和阿夏一样,韦钢也是原木经销商。为了找到更多的红酸枝,他在老挝雇了两三百当地人帮他找木头,每天都要拆两三间房子,今年已经拆了30多栋。看到旧木头很抢手,老挝的房主也开始抬高价钱,与年初相比涨了几倍。

  韦钢:他们三万美金这两三个月,一栋房子,普通的房子,11、12条柱,提到11万美金,11万美金60多万,要比普通二级城市的房价还要贵,我们算算到七千多块钱一个平米了。有时候你拆一栋房子,上面只有两根是红酸枝,其他都不是。

  韦钢告诉记者,现在即使是拆老房子,红酸枝的木料也很少了。现在他每拆一栋房子,就拍一张照片留做纪念。

  韦钢:你看,这些都是我们拆的房子。这都是很好的木料。这个房子是在老挝的一个山上,很贫穷的地方。

  在老挝辛苦几年找来的红酸枝,韦钢都囤积在仓库里。虽然现在手里存了几百吨的红酸枝,一年内不会受到影响,但是未来就很难说了。这个矛盾也让众多红木企业感到困惑。

  客商1:我们现在加工厂50、60个人左右,明年我们可能力度加大,有120到130个工人。我们力度加大,原材料就缺下来很多。

  客商2:刚才算了一下,从物流运出去的来算是四十八万方,但是整个市场的需求基本需要三百万方。

        到处都是上涨和抢购,我们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红木市场发生的一切可以说是惊心动魄,股神巴非特有句名言: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我恐惧,那么对于红木市场这句话适用么,红木市场还能一直红下去么?

  对于红木市场来说,眼下仍然处于火暴当中,特别是新修订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6月12号正式生效以来,红木市场更是一路上扬,那么红木市场还能红多久呢?

  三 囤积红木尚未流入市场 价格短期内或有波动

  今年六月份,当记者第一次见到红木家具销售商李菁时,他正在北京东坝木材市场上搜寻红酸枝木料,然而找了大半天,他只找到了一些品相不太好的木料。即便如此,这些木材的价格还是比年初涨了三四倍。

  菁木宝通古典家具公司技术总监 李菁:我看门口那个料,胳膊粗的卖9万8一吨,对吧?以前也就是两三万一吨的料。

  记者:那以前卖多少钱?

  李菁:要在去年也就两三万的料,没人要,因为出材率太低了。

  李菁希望能找到一些价格合适品相比较好的红酸枝,一些木材商也明确表示,自己手里囤有红酸枝木料,但是他们并不急于出手。

  木材经销商:我库房里面还有200多吨。

  记者:你卖吗?

  木材经销商:我不卖。

  记者:为什么?

  木材经销商:卖它干吗,攒着。

  在市场里寻找了半天,李菁终于在一家店里找到了比较中意的红酸枝木料。

  李菁:这个多少钱?

  木材经销商:这一块都得十几二十万。

  这位经销商说,在两三年前他以十万元左右一吨的价格收了一批高档的红酸枝。直到现在他仍在市场上高价收购红酸枝,而并不急于出售。他觉得,这一轮行情还远远没有涨到高点。

  木材经销商:像这种,现在存了没多少,应该几百块。

  记者:你觉得现在价格适合出手吗?

  木材经销商:暂时可以这么说,买一块半块可以,但是全部出手我还不太愿意,因为我还是看准这个,以后还是会涨。

  由于木材市场的观望气氛浓厚,手里有料的人都看涨红酸枝,不愿出手,李菁还要去南方继续寻找红木原料。

 李菁:我想再看看,看看可能过几天我要去南方看一下。

  9月26日,当记者再次见到李菁时,他刚从南方采购木料回来。

  李菁:我上南方买了木头,很难,哎呀,大概买了二三百吨吧。花了将近一倍的价钱。

  尽管价格翻了一番,但是李菁告诉记者,这次他到南方收购木料时,市面上的大料已经很难见到,不少人过去囤积的木料还尚未流通到市场上。

  李菁:大牌也就个20多吨,它搀点小料,小料就多点小的那种。

  记者:有你给他们出价,地方觉得还是比较卖的这样的家居?

  李菁:有啊,有屯料的。

  记者:像屯料的情况现在多吗?

  李菁:现在其实都是厂家去买料,真正屯料的人我觉得还没有出手,他觉得现在还不到时候。

  由于原料的价格居高不下,尺寸大的木料又一木难求,李菁对于店里一些品相好的家具也采取了惜售的态度。除了保证工厂、店面日常运营的费用,他认为这些红木家具越晚卖掉价格越高。

  李菁:我记得上次咱们也看到这个柜子,7月份,我说这个柜子值22到25之间,因为它是型板的,独板老料的,现在这个柜子,我最少最少32万不卖。你看那个写字台,这是三年前客户买的,还在那隔着,当时买写字台加椅子加书柜不到十万块钱,现在这么大的一个写字台应该十万块钱拿不下来吧。像这种料我们能少卖就少卖,我们一年大概消耗量大概得几百吨吧,现在我们的库存,这个料,要是做,敞开来卖,半年没料了,我们半年就该喝西北风去了。

  这一轮红酸枝价格的上涨也带动了其他种类的红木家具价格的上调。眼前的这个小叶紫檀木案短短几个月价格便上涨了一百多万。

  北京红博馆总裁 曾永杰:像这个案子在六七月份没有红木涨价之前,当时是六百多万吧,那么现在将近八百万,也就是短短两个月之中商家的价格有点调整。

眼下正是传统的家具销售旺季。不过由于今年6月份之后,红木家具价格涨幅迅猛,不少消费者依然处于观望的状态。曾永杰告诉记者,和上半年相比,目前这里红木家具的销售不仅没有变得火热,反倒有些冷清。

  曾永杰:因为快速上涨它带来多方面的一个原因,那么从商家来说,目前也有一种想无不卖,好的东西想捂着不卖,那么从终端消费者来说,快速的红木的增加一下子他们也难以理解,更谈不上接受。

  曾永杰认为,这一轮红木价格的上涨已成定局,不过涨幅会在未来几个月有所回落。

  曾永杰:大家可能是觉得这个原材料越来越难以追寻到,一木难求,第二个是目前的这个资金量的关注度,社会的资金可能更多的关注到红木,一些小的企业,或者是有自我压力难以支撑的,可能会率先出现这个调动,那么可能那个时间点,但我想它的调动幅度不会太大,但是一定会有调动,所以我觉得要有半年时间去消化这个。

  随着原料日益稀缺,红酸枝价格水涨船高,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等传统红木原料更是一木难求。一些红木生产企业也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新的木材品种。北京太和木作董事长关毅也有了新的方向。

  关毅:我们现在知道的红酸枝的关税,越南上调了200%这个较之前几个月有一个巨大的调整及造成了目前市场上价格的波动,我想下一步生产厂家的主要要考虑一些其他的一些新的替代品种。

  眼前的这些木料便是关毅近两年开始储备的木料,准备未来替代紧缺的红酸枝。

  这个是去年进来的,因为我们感觉到红酸枝吃紧将来未来可能要以花梨木也要做一个主力品种,这个是为未来五年做准备的。

  半小时观察:

  在很多人看来,目前的涨幅只是一个开始,红木价格还将持续上涨。从长期来看,由于红木资源的稀缺,价格上涨是必然的,但是面对一轮一轮的暴涨,投资须更加谨慎。同一品质小叶紫檀原木从2006年价格15万每吨到2007年底上涨到75万每吨,上涨幅度可谓疯狂。但进入2008年后,短短几个月内价格就跌为35万每吨。小叶紫檀、黄花梨等身上都发生过这样疯狂暴涨暴跌的情况。面对市场的新一轮暴涨,作为投资者心里不要盲目跟风,一定要理性投资、量力而行,避免可能出现的暴跌给自己带来损失。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5-20 发布  |   次关注    收藏